居民购房意愿连升5个季度 与房地产调控背离吗?

居民购房意愿连升5个季度 与房地产调控背离吗?

(原标题:居民购房意愿连升五个季度与房地产调控目标背离吗?)

招致媒体同行穷追不舍的“通州房价下跌超20%”后续求证报道仍然余音袅袅,毕竟是谈房子,这是个让各方利益纠结裹挟的话题,其间也曾经引发笔者朋友们的议论。

“如果房价真的下跌20%,我就买!”一个朋友语气坚决,掷地有声。

“你不是在限购新政前刚买完,正还房贷吗?”

“是啊,可以用我男友的名字再买啊。”她说话时眼神中透出狡黠,俨然是刚需:“现在买的那个房子太小了,以后家里来人,有了孩子都不够住……况且还是没电梯的六层……”

调查数据表明,这种想法很有代表性。6月20日,央行公布的第二季度城镇储户问卷调查报告显示,23.1%的民众将在未来3个月准备增加购房方面的支出,这一比例相较第一季度上升了0.2个百分点。而且,从去年第二季度开始到今年第一季度,刚好凑成一年,这样的四个季度里,居民购房意愿分别为15.1%、16.3%、20.1%和22.9%,因此23.1%的比例是近五个季度以来的最高值。

同时,央行报告还公布了居民对房价的预期,与青睐购房相同,多数居民认为房价会保持不变或者上涨,认为未来房价将会下降的居民几乎不到一成。具体看,预期“上涨”的居民占31.2%,预期房价“基本不变”的居民占46.1%,认为房价“将要下降”的居民占9.6%,其余13.1%的居民觉得“看不准”。

问题是,从去年“9·30”楼市新政以来,全国各地的房价调控政策不断加码,层层递进,从纳税额、户口到婚姻等多种角度约束购买,首付比例逐级提高,贷款利率也渐次调整……与之相对应的居民购房意愿和预期稳步上升。这不得不引起我们反思:这不是与地产调控目标背离吗?房地产调控政策的施策对象究竟是什么?

调控不是就房价而调房价。长期以来,房地产环节的各方参与者片面地将住房视作投机炒作与赚钱谋利的工具,并吸引相当一部分社会金融资本集结到房地产领域,不仅使房地产行业结构失衡,居民生活成本上升,而且加剧了金融风险。而“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廓清了房子的属性——居住。在这一基本认识下,各种政策不过是对追逐房子的资金进行甄别和筛选的工具。

调控是针对房子裹挟的金融风险。地产行业资金密集且高度依赖杠杆,不论是土地市场,还是房地产销售市场,背后的支撑在于杠杆。而且,由于地产行业产业链长,涉及上下游相关行业众多,在全行业去杠杆的背景下,尤其金融领域去杠杆,其作用力与地产行业相互传导亦相互影响,整个行业将借此不断整合,提升抗风险能力,从而发挥出稳定金融的力量。

后续,伴随住房概念的厘清、土地制度的改革、住房供应结构的调整,以及财税政策等多方面协调施治,房地产市场调控的长效机制得到有益探索,相信房地产市场会焕发出应有的活力,不仅解决城市刚需的基本问题,也能够实现刚需生活品质升级的目标。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