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漂“空巢青年” 一人食与住 高房租压得喘不过气

深漂“空巢青年” 一人食与住 高房租压得喘不过气

毕业后,曼文选择离开家乡,独自一人来深打拼,作为一个女生,从一起分享零食、随时有人聊心事的热闹宿舍生活,一下到一个人租房、一个人搬家、一个人找工作、一个人吃饭、一个人逛街。。。曼文时常感觉很孤独,特别是躺下小小的出租房里,看着窗外的月光时候,一种被全世界遗忘的感觉布满全屋。

原来空巢的不只是老人,留守的也不只是儿童,这些“空巢青年” 们也正经历着感情荒芜、独自生活,而除了自强,还是自强。

曼文在深已经漂了两年多,在这座繁华而又喧嚣的城市里,曼文的手头一直很紧,每个月的房租、吃饭等都已经占去她工资的一大半。但精神上的压力更是难以言喻:别人看她孑然一身的潇洒,曼文却是无所适从的寂寞。无人问我粥可温,无人与我立黄昏,这就是曼文两年多的生活。

曼文一直租住在城中村的民房里,单位附近的小区环境是好,但租金也非常可观,更别说啥买房的事了。只能算着自己的工资,租下一间小小的单房。曼文首要选择的是靠近地铁站、租金便宜的房子,而光线充足、崭新宽敞的房子只能作为梦想存放在曼文的心里。

曼文是湘妹子,因为工作上周换到了科技园来,就从原来宝安流塘村换到了白石洲村,一间10平米左右的单房,租金1200/月。生活环境非常混乱,满墙的小广告、各种线如网般罩头而来、一下雨就污水橫流的小巷。

而那间1200/月的小屋,白天要开灯,雨天阴冷潮湿,时不时有些老鼠蟑螂出来散个步。曼文说,因为熟人不多,和同事合租又担心会有矛盾,加上刚毕业不久,工资不高,所以这样的现状也是无可奈何。因为平时加班多,这间小屋就当作一个落脚点。也正因为这样,心里一直没有归属感,感觉像浮萍随波而流,不知将去向哪里遇到何事。

而每到周未或节假日,曼文不外出的时候,就会好好地做一顿家乡菜,哪怕一个人吃不了多少,哪怕要为此洗涮一大堆东西。在曼文看来,这是她对未来生活的憧憬,以后,她将会有间阳光满满的屋子、有爱人、有孩子。。。

空巢生活过久了,曼文渐渐地习惯了,但这样乏味的生活也影响了她。她渐渐地忘记了和别人怎么相处,而身边的朋友除了以前的同学,很少有深圳社会上认识的人,陌生人前曼文不会说什么,但在同学们跟前会特别地疯。在这个无依无靠的地方,曼文的心底里,把昔日的同学当成的亲人,她也知道自己的短处,但这样的生活状态,她无法选择。

说起是否会离开,曼文坦言还不曾考虑过离开,深圳干净的街道、缤纷的夜色,即使加班很晚,她都非常享受路上看这些景色。而深圳提供的工作机会、资源,在老家是要托人找关系才能有的,曼文不想回到老家找关系上班,然后一辈子又在为关系而活。曼文说,她还想追追梦,自由地为自己活久些。

在逼窄的出租房里,曼文褪去了她初入社会的青涩,不断碰壁、生活艰辛都没让她退缩。在这个城市呆得越久,她对未来越有信心。现在的曼文除了工作,还在做做微商,她不断尝试各种可能,期望着这些尝试终有一天能让她风生水起,那样,她就能挺起腰杆地对家乡人说:我一个人在深圳过得很好!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